20世纪90年代中期至今的十几年,都可以说是书画的大年,是书画行业的大时代,据说,仅皇城根下的北京城,从事书画的就有三四十万人,如此简单推算,全国各地至少有百余万人在书画行业的海洋里戏水……鱼龙混杂。基于这种认识,我这个在20世纪90年代新疆书画市场形成以前就写书画评论的作家,对当今的书法家、画家怀着一种既羡慕又警惕的眼光,冷静观察那些在书画海洋里游泳的弄潮儿。

猴年一个冰雪皑皑的春日,我有缘与侯恩儒先生见了面,知道他沐浴着陕西大地厚沉古重的中国传统文化积淀成长,后来从军戍边,任过团政委,上校军衔,军务之余常习字学书。上世纪80年代,他进入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学习,在吸收政文史哲等各种理论知识、文化知识之余,常抽空流连忘返于西安碑林,情不自禁地意临手划,广采博收。退役后,他又赴中国美术学院书法专业专门学习了两年,先后临摹了近百种古代书法名碑名帖。书法家、中国书协学术委员会委员、博士生导师白砥等老师的耳提面命,使他豁然洞开,书艺呈现了质的飞跃。

在他乌鲁木齐的工作室里,我近距离地欣赏了这位行伍出身的书法家之各种书法作品,那一幅幅或大或小的书法条幅、斗方、条屏、扇面、长卷,以各种书体展示着书法家的艺术情怀:自然洒脱、中和高雅、行云流水、大气磅礴。论艺术质地,我觉得他最好的是草书——尤其是狂草,其次是他的行书,也写得很优美动人。其他如楷书、篆书,也写得很规矩整齐,但不算出彩;至于隶书,仿佛是他的软肋,他并不太喜欢。

我望着他那一幅幅书写着唐诗宋词、诸子百家哲学、佛学等名篇名言的草书作品,大气雄浑、豪迈旷达、劲健洒脱,纵横天成,像大漠龙卷风,蕴含着狄奥尼索斯的酒神精神,一种壮士舞剑似的英雄气概,一种奔放纵逸的塔里木河自由精神,给人振奋,让人提神,给观者一种酣畅淋漓的痛快。这里有笔墨,有神采,有大格局,是气度轩昂的大漠书法,是浑厚雄壮的长安书法。他的草书形式上走王铎、怀素等古人之路,而精神气韵则出自自己的灵魂。他说:“我就是我!我要写出自己的个性气质!”

新疆书法界,草书曾有李舒萍、周迅等实力雄厚的名家,如今又冒出了一个侯恩儒这样深藏未露的文人,怪不得有人惊呼他是新疆乃至大西北书法界闯出的一匹“黑马”。fun88乐天堂127而侯恩儒的行书,有浓郁的“二王”味道,中正、优美、典雅,不急不躁,fun88乐天堂127不乱不狂,粗看王羲之、王献之和米芾这三人的线条都有,品之则是王羲之的一股子神性味道,给人清净、雅洁的传统美感。后来我看到,他的内外墙上挂有两幅王羲之《兰亭序》的摹本拓片,看来他是常常观摩细研,心领神会的。

书法,作为一种艺术,最终要通过它有意味的形式,给观众或听众带来美学上的享受,给人以精神上的洗礼。fun88乐天堂127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,fun88乐天堂127为什么能成为天下第一行书,而且历经近两千年而不衰?就是因为王羲之以它中和俊雅、张弛适度、神采丰富的行书形式和“惠风和畅”的文章内含,内外合一,浑然一体,展现了一种天然雄秀、高雅神奇的天仙之美。王羲之的《兰亭序》,犹如李白的诗歌一样,缭绕着道骨与仙气。而这神境,恰恰是中国历代行书大家无法达到的。

侯恩儒的行书也藏着王羲之行书的一些俊秀高雅之美。但是,fun88乐天堂127美则美矣,高则高矣,相比他自己的草书,还是少了点他个人生命意志的融入,神采上稍稍弱于他的草书,但仍然不失为优秀的作品。侯恩儒近来在宣纸选择和改变其花样、墨与色的运用、书法题款和印章的创新上,也做了很多探索和尝试,他希望书法艺术从内在形式到外在形式,都更丰富多彩。

如果要给侯恩儒的书法找不足的话,那么,在形式上,希望他今后多在悠悠古味下功夫,力争有新的突破;他的草书尤其是狂草,还可以像怀素晚年的书风那样更简灵,并热中有冷、动凝结合。另外,我作为一个文人,还是希望他以后尝写古体或新体诗文,甚至可以像诗人作家那样,借诗文来抒怀表意,然后用书法表现出来,最后达到“以我书写我心”的艺术妙界——当然,这个要求对今天越走越专的书画家来说,更多的是一种期盼,一种冀想。

Related Post